首页 男生 科幻末日 从诛仙开始做皇帝

第二百六十五章 道果大成!(求订阅)

从诛仙开始做皇帝 走火的气球 11831 2020-10-17 11:30

白玉京内。

宁采臣已然召集群臣,开始安排对策。

对于这件事,所有人都早有预料,所以并没有显得太过惊慌。

有叶星辰布置的天地大阵,以他们目前的实力,至少可以再拖到天帝和阎王降临!

现在,距离叶星辰闭关,已经过去三十年。

所有人的实力,都比三十年前,提升了不止多少。

法海和宁采臣,都已经在渡天人五衰了!

他们在之前打下了很稳固的基础,所以渡天人五衰时,要比叶星辰更加的轻松一点。

不然——

之前法海也不会这么轻松就将释迦给击杀!

这些年。

同样也有不少人,突破至了天人境,数量整整达到了上百!

足足比之前翻了十倍不止。

所以,宁采臣有信心拖到最后!

至于天帝和阎王,那都是和叶星辰一个级别的人物,自然不是他们需要考虑的。

他们相信,在最后时刻,人皇肯定也会如当年一般,提前回来,拯救局势!

宁采臣开口道:

“师尊闭关之前,说要一个甲子的时间,算上时间,还有差不多三十年!”

“这段时间,尽量不要打扰师尊闭关,一切问题,都由我等自己解决!”

“如果天帝和阎王还未出来,就要让师尊出关平定动乱,那我等真是白修炼了!”

众大臣纷纷开口道:

“吾等谨遵宁皇旨意!”

陆值躬身道:

“我已经安排人宗各个强者,在两个洞天把守,派出去的人员,会比之前多上一倍,他们绝对出不来!”

宁采臣点了点头:

“好,你等退下吧。”

早朝散去。

宁采臣一脸心事的来到了后花园。

每次出了问题,他都会在这里呆上一段时间,思考最佳的处理问题的对策。

“爹,你又在想什么呢?”

忽地。

一个长相靓丽,穿着一身白衣,作侠客打扮的女子,突然出现在宁采臣身后,用手环住宁采臣的脖子,甜甜的喊了一声。

身后。

聂小倩穿着宫装,透出一股母仪天下的气质。

这么多年过去,聂小倩也从少女,变成了美妇,更显温柔。

她看着少女,开口道:

“玉儿,不要打扰你爹想事情!”

玉儿嘻嘻一笑:

“娘,我这是为爹分忧呢,有我这个贴心小棉袄安慰,爹的脑子转的肯定更快。”

宁采臣捏了捏玉儿的脸颊,开口道:

“你这个丫头,整天就知道往外跑,爹都难得见你一回,还贴身小棉袄呢。”

玉儿仿佛永远都是开朗的样子,笑着道:

“爹,我这是在行侠仗义,也算是为你分忧了!”

宁采臣摇了摇头:

“就你这修为,还行侠仗义,你可别吃大亏了!”

玉儿开口道:

“爹,你都派人在暗中保护我,我怎么可能吃亏嘛。”

宁采臣看了眼玉儿:

“你怎么知道的?”

现在玉儿只有神脉境巅峰的修为,虽然也已经非常厉害了。

不过,她这个没心没肺的样子,宁采臣还真担心她遭人暗算,所以暗中一直派人跟着她。

玉儿开口道:

“当然了,祖师爷传下来的炁种,彼此间都有感应,我可以感应到皇宫熟悉的气息。”

“您派人跟着我的那个人,应该是禁军的队长吧?”

“他的修为比我还低,能护的住我么?”

宁采臣看了眼自己的女儿,眼眸微微闪烁。

他和聂小倩生的女儿,天生灵觉敏锐,并且修炼速度极快,甚至要远超他当年。

而且对于炁种,竟然还有特殊的感应能力,这是他没想到的事情!

“你什么时候可以感应炁种了?”宁采臣问道。

玉儿开口道:

“爹,难道你没发现,你的心肝小宝贝,有什么特别的地方么?”

宁采臣微微凝神,望向玉儿:

“咦,气息有点不一样了……”

玉儿这才解开压制着修为的力量,开口道:

“现在呢?”

宁采臣眼眸一闪:

“你这丫头,竟然不声不响突破到了天人境,倒是没让爹失望!”

玉儿嘻嘻一笑:

“我也是刚刚突破不久,然后就发现自己可以感应到炁种了,这才赶回来和你报喜呢!”

宁采臣摇了摇头:

“你这丫头,会特意回来告诉我这件事,说吧,还有什么要求?”

玉儿摇了摇宁采臣的手臂,开口道:

“爹,你不是说等我突破天人境,就带我去祖师闭关的地方看看么,现在该是你履行诺言的时候了。”

叶星辰回来后,其实也就在玉儿小时候逗弄过她几次。

之后,叶星辰就选择了闭关。

玉儿甚至根本都不记得有这么一位祖师爷了。

他可是听着这位祖师爷的传说长大的。

据说,这位祖师爷横空出世,孤身一人闯地府,并且杀掉了地府的守门黑山老妖,最后全身而退。

并且,独自一人上天宗的天神岛,逼的宗主和一派高层,纷纷自刎,甚至连反抗的余地都没有。

之后更是重建人间道,传法天下,开创出了一条新的道路。

祖师爷登基后,更是励精图治,发布了一条条有利民生政策,让本来就破败一片的天下,重新变得繁荣了起来。

那些说书人,在说人皇的事迹时,都将人皇形容为万古一帝。

在他们心中的位置,已经可以和当年的问道真人相比了。

在三十年的决战之中,人皇更是力压昆仑派和六狱教两位道首,将他们神魂直接被封印。

这一切的一切,都构造成了一个个传说。

这让天生好奇心爆棚的玉儿,急切的想要见一见这位传说中的人皇。

宁采臣摇头道:

“如果是以前,我可以破例带你去,现在还是算了!”

“你祖师爷正在闭关,恐怕已经到了瓶颈期,我们不能打扰。”

玉儿立马张牙舞爪:

“爹,出什么事了?”

宁采臣看着自己女儿澄澈的眼神,心中叹了口气。

虽然,他不想将这些烦心事告诉自己的女儿。

不过,要是没经过磨练,即使玉儿突破至了天人境,肯定永远也无法成长。

宁采臣看了眼站在一旁的聂小倩,见后者点了点,才将过往的一系列的事情,慢条斯理的说了出来。

“事情,还得从十万年前,问道真人的陨落开始说起,那是一场惨烈的绝地通天之战……”

足足说了一刻钟,宁采臣才将前因后果说了出来。

少女玉儿这才微微张大了嘴巴,开口道:

“天庭和地府的人,为什么要帮天地二妖残害生灵啊?”

“他们原本不就是我们人类么?”

宁采臣开口道:

“根据师尊所言,这些人,极有可能被天地二妖影响了。”

“并且,据法海传来的消息,也证实了这一点。”

“他遭遇了当年开创金山寺的高僧释迦,两人打了一场,释迦在临死前,恢复了神智,透露了自己被影响的事实!”

玉儿咽了口口水:

“可是,爹,你不是说天帝和阎王比你都要厉害的多么,他们竟然也会被天地二妖影响么?”

宁采臣叹息的摇了摇头:

“你恐怕还不知道这天地二妖的实力,这可是能把此界道的开创者的问道真人,都逼的陨落的人,控制天帝和阎王,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。”

玉儿开口道:

“爹,你说天帝和阎王,只有祖师爷可以打败,那祖师爷可以打败天地二妖么?”

宁采臣眸光变得坚定了起来:

“当然没问题,这世间还没有师尊做不到的事情!”

叶星辰无敌的概念,早已深入宁采臣的思想。

天地二妖再强,他觉得自己的师尊也可以解决。

这是一种信念!

此间强者,亦有很多人和他一样的想法。

玉儿眼中满是崇拜的神色:

“真威风呀!”

说着,她带着一丝哀求的神色,看向宁采臣,开口道:

“爹,你就带我去见一见这位祖师爷吧。”

这些年来,她就只见过祖师爷的画像和雕像,根本没见过祖师爷。

她知道祖师爷就在皇宫内一处洞天,两者相隔可能不到百步,可就是见不到。

这种感觉让他有些心痒痒!

宁采臣捏了捏玉儿的俏脸:

“你这丫头,师尊再过三十年应该就出关了,等到时候再见不迟。”

“现在,师尊可能在闭关修炼,贸然进入洞天,要是打扰了师尊突破,那我就万死难赎了!”

玉儿瘪了瘪嘴,这才作罢:

“好吧。”

不过,失落的心情转瞬即逝,很快她就开心起来:

“嘻嘻,那爹爹你忙吧,我去吃好吃哒了。”

说着,她一蹦一跳的离开。

根本不像是三十岁的女子,充满了童真。

在这个世界,修炼者三十只能算是少女,毕竟大部分修炼者的平均寿命,都有五百岁以上。

待得玉儿走后,宁采臣才叹了口气。

聂小倩坐在他身旁,靠在他的肩膀上:

“三十年后,应该就是决战之时了吧?”

宁采臣沉重的点了点头:

“若是此战输了,万灵皆灭,世间再不存人间道!”

这事情,没必要和玉儿说。

让她无忧无虑的过三十年,也是好事!

聂小倩看了眼后院的方向:

“前辈他,真的能在三十年内,突破到镇压天地二妖的实力么?”

她现在也并非刚刚修炼的小白,知晓天地二妖这种级别的妖鬼,是多么可怕。

即使叶星辰强的可怕,却也未必能降伏这种大妖鬼。

毕竟——

这可是连问道真人都无可奈何的存在。

宁采臣神色依旧坚定:

“既然师尊说了,他有破局之策,那么他肯定会有办法的。”

“吾等,现在只需要做好自己该做的事,等待师尊回归就行了。”

聂小倩点了点头,不由握紧了宁采臣的手:

“嗯,采臣,无论如何,我都会一直陪在你身边的,君在我在,君亡我亡。”

……

另一边,洞天内。

棋盘空间。

一处安宁的小巷。

这里有一家木雕店。

一个白发苍苍的老者,正在雕刻木雕,一丝不苟。

在他身旁,还蹲着一个稚童,眼睛明亮,认真的看着老者雕刻。

很快。

老者就雕刻完了,将木雕放在木架之上。

木架上。

还摆放着各种各样的木雕。

有人类,有凶兽,有绝世美女,应有尽有。

老者看向稚童,苍老的容颜,露出笑意:

“小光子,你对这手艺感兴趣?”

稚童连忙点了点头:

“恩恩,叶爷爷能不能教我?”

老者开口道:

“好,以后你每天来我店里呆一个时辰,我来教你。”

稚童立马欢呼起来:

“好喽!”

旋即。

他又好奇的开口道:

“叶爷爷,您雕刻的这些东西,都是你见过的么?”

老者露出一丝缅怀:

“是呀,见过的。”

说着,他拿起其中一个雕像,仔细的看了起来。

这是一个身着龙袍的女子,眉宇间,充满了威严!

稚童拍手道:

“那叶爷爷以前肯定痕厉害了。”

老者笑了笑,没有应话。

就这样。

稚童开始每天都来店里学习。

日复一日,年复一年。

稚童也从十岁,长到了二十多岁。

并且,回家继承了店铺,迎娶了一个门当户对的姑娘。

没过几年,又生了个大胖小子。

老者依旧是守着店铺,仔仔细细的雕刻。

又过了十年,稚童的儿子也长大了,同样是一如稚童当年一般,来雕刻店跟着老者学习技艺。

仿佛形成了一个轮回。

就这样,又过去了二十年。

稚童的儿子也成家立业,有了儿女。

老者也终于走到了岁月的尽头。

他孤家寡人一个,自己为自己穿好了寿衣,然后躺在床上,安详的等待着死亡来临。

除夕夜。

当年的稚童已经成了中年人,照例来邀请老者去家里吃饭。

不过,当他看到床上安然逝去的老者时,不由放声痛哭!

这些年,老者帮了他很多,他早已将老者当作了半个父亲了。

隔天。

中年人帮老者准备好了棺材,不过在雕刻灵位的时候,他就愣住了。

他这些年,好像都不记得老者的名字!

只知道老者姓叶。

“哎,叶爷爷,我就只能给你立一块空灵位了。”中年人叹息。

他俯下身,要将老者抱入棺材内。

然而,下一刻。

他就惊呆了。

只见得老者的周身,竟是冒出淡淡的金芒。

一道冲霄的金芒,瞬间照亮整片夜空。

旋即。

老者的身体,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年轻,缓缓的站起了身子。

“生死、轮回,已经洞悉……是时候离开了!”

年轻人气质独特,眼眸中的迷茫一闪而逝。

旋即。

很快变得坚定了起来。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